万博体育的手机网址

万博体育的手机网址

您的位置:

首頁> 科學幻想> 變身人生(1)

變身人生(1)-變身人生(1)

只覺得全身酸痛,頭暈腦熱榞構榭榫,榳槉槆榹整個人像被抽去了筋絡一樣,慢慢的睜開眼睛蜚蜴蝂蜭,緎維綼綪眼前的燈光好亮,照著我好痛嘗嘂嘒嗽,截戩摫搫馬上又閉上眼睛。這時我聽到一個女人驚喜的聲音:“吳小姐,吳小姐銬銀銡銅,聝肇膉膌快過來,我的女兒她醒了。
傳入耳的是清脆?甜潤?悅耳的女人聲音, 聽到女人的聲音,我勉強睜開了眼睛,眼前是一位身段窈窕的女人,她的腰身很細,似乎沒生過小孩正焦急的對著門外喊道。
    “婷婷,你醒了,你沒什幺不舒服吧?”這時那個女人正用關心眼神看著我。
    我看著她,心想,婷婷是誰啊?我又不認識她,這個女人是誰啊?這是什幺地方啊?我明明坐在去上海的飛機上,怎幺會到這里來了呢?老闆交代的事要是沒有趕快做完,我會被炒?魚的。想到這里,我就想起來,雙腿才稍一用力,腦子就劇烈的痛,像被針扎到一樣,馬上覺得一振暈眩,很快的我就立刻不醒人事,我又再度昏迷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又慢慢的醒過來,整個房間只開了一個小小的燈泡,可以看清周圍的情景,但四周相當安靜,我看到有一個女人在我床邊的椅子上打著瞌睡,仔細的看過去,她就是那個漂亮的女人。
    “她是誰?為什幺她會在我的床邊呢 ”我疑惑的想到。
    這時候發現我的頭不是很痛,只是全身軟綿綿的,完全使不出力來,鼻子里聞到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印象中依然在之前醒過來的那個房間里。
    “這里是醫院。”我馬上明白過來了。但是我為什幺會在醫院里呢?我不是在飛機上的嗎?
   神志與記憶慢慢的回覆過來了,這時我突然感到一陣尿急,我想我需要起來上個廁所了,把床單掀開,我身上還穿著醫院的病服。我看到我的雙手好像白了許多,也纖細了許多。當我坐起來,低頭整理衣服時,從衣服的交叉的空隙中看下去,我竟然看到了一對相當漂亮的乳溝,乳溝旁邊還有兩個相當高聳的乳房,更可怕的是還有兩個相當突出的乳頭,把我病人服裝高高的挺起。
    我不由的大叫:“怎幺會這樣?來人啊!來人啊!”這時后我竟然發現,自己的聲音這幺會變的這幺尖細,而且音調很高,聽起來就像一個女生的聲音。
    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中年婦人這時被我的尖叫聲吵醒了,看到我已經坐起了,馬上就驚喜的說道:“婷婷,你醒了,太好了。”說著就站了起來,走我的床邊,把我摟到懷里。
  長這幺大,我還是頭一回被女人主動的摟在懷里,腦袋忱在兩個高聳的乳房里,軟軟的相當有彈性,鼻子里立即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好舒服啊。說實在的,第一眼見到這個女人,第一眼看到就覺得她長得非常漂亮的,以我做了三十多年男人的眼光,她應該有三十歲了吧,比一般的少婦又多了一股成熟女人的迷人韻味。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著一種成熟美婦特有的高雅端莊的氣質。
從外表上怎幺看都只是像個三十多歲的成熟少婦,看來她對衣著打扮相當講究,無論色彩配搭或是飾物襯戴都會讓人耳目一新,加上適當的輕妝淡描、保養得宜的苗條身裁,真箇是儀態萬千。
一條杏黃色的V領連衣長裙把她全身婀娜多姿的曲線表露無遺,既有清新脫俗的氣息,又有成熟女性的韻味;一頭柔順的秀髮滑落在雙肩卡其色的縷花披風上,令誘人的身軀驀然增添了一份神秘感;淺啡色的羊皮腰帶配上同質料的高跟半統長靴,裙下露出一小截通花絲襪,使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地更惹人遐思。   
等等,我在想什幺啊?到了這個時候還想這個,真是的。我應該想的是,我為什幺會在這里,這個女人是誰,我為什幺有乳房啊。
    想到這里,我就想從女人的懷里掙脫出來,但是我發現,全身軟綿綿的,不論我怎幺用力,也無濟于事。
    這個女人像是發現了我的動靜,忙不迭的松開了手,溫柔的對我道:“對不起,我是不是把你摟的太緊了??”
    我不知道她是誰,只好說道:“夫人,你是誰啊,我為什幺會在這里?”
    中年美女馬上表情緊張起來說道:“婷婷,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你媽媽啊!!”
    不對啊,她不是我媽媽,我父母在三年前的一次交通事故中已經去世,我確定她不是。我最后的記憶是我在去上海的飛機上,只不過打了一個盹,醒來后為什幺會在這里呢?這個女人為什幺說她是我媽媽呢?
    我盯著那位美少婦道,“請問?這是什幺地方?我怎幺會在這兒?我記得我是出了飛機的,怎幺會在醫院里呢?”
    美少婦哆嗦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很詭異,伸手摸了摸我的額頭,一副擔心的樣子:“婷婷,我是你媽啊,你還不舒服嗎?……"
  “等等!”,我努力的讓自己鎮定下來。“請問?你叫什幺名字?這里是什幺地方?我怎幺會在這里?不要慌,不要慌,事情一件一件的說”。
  “我是你媽媽,你是我女兒,你叫江曉婷,是上海大學大二的學生。昨天你在學校看球賽時,被足球踢到了頭,當場就暈倒了,是學校的老師把你送進醫院的。”美少婦憂慮的回答道。
  現在終于清楚了,我變成了一個女人,還是個十八歲的少女。雖然自己由三十五歲的中年人變成了一個十八歲的少女有點不能接受,但是我心里還是竊喜,誰不想年輕十幾歲啊,誰不想重回少男少女的時代啊!不過由男人變成女人,心里還是有點怪怪的,特別是,我這個人有點大男子主義。不知道被我占據了軀本的少女長得怎幺樣,不會是個恐龍吧?想到這里我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婷婷,你現在想起來了嗎?我接到校方打來的電話,說你暈倒住院了,我馬上就趕來了。從你住院到現在,已經有一天了。醫生說,你只是輕微的腦震蕩,再過個兩天就可以出院了。還好,真把我擔心死了。”美少婦后怕的說道。
    “可是,以前的事我想不起來,啊,我的頭好痛啊。”我裝出一副痛楚的模樣,眉頭微微皺著說道.
     "好女兒,不要想了。我聽醫生說,你這種情況只是暫時的,過一段時間就會好的。你現在好好的休息,不要想太多的事,我已經跟校方請了假,你就多休息幾天吧。”美少婦柔柔地說道。
     “嗯,我現在想上廁所。”我急于想知道我現在長的是什幺樣子,千萬不要是恐龍啊!上帝啊!觀世音娘娘啊!
“好的,你慢慢的下來,我扶你過去”美少婦趕緊扶我起來。“隨便洗個澡,你有兩天沒洗了,以前你一天沒洗澡就不舒服。有什幺事你就叫我,我就在房里”
   我走進浴室,在放置在墻角的穿衣鏡里,我看到了明亮的鏡面上映出了我的倒影,當我看清那張陌生的臉龐時,身體微微一顫,險些叫出聲來。盡管我早有心理準備,知道我現在正附在一個女子的身上,我現在叫江曉婷,可是當我看到鏡面上映出的那張面孔的美貌時,還是被驚呆了。
  一張白皙小巧的瓜子臉,形狀近乎完美,尖巧可愛的下巴以上是幾乎精緻到無可挑剔的五官:眉如遠岱,明眸若水,櫻桃小口,美得出塵脫俗,美得如夢如幻.我愣愣地抬起雙手,注視著那雙我只有在夢中才浮現過的纖纖玉手:指若玉蔥,膚如凝脂。
    我迫不及待的解開了病服,病服順著我的胳膊慢慢的滑下,雪白豐滿的胸脯也漸漸的露出了廬山真面目。終于,身上的病服就像一片落葉,悄無聲息的掉落在我的腳邊,我那珠圓玉泣的胴體也毫無遮掩的呈現在我的面前。
   我的呼吸在那一?那停止了,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體,但是,鏡子里出現在女子更形豐滿,高聳的雙峰,豐滿凸挺的臀部,光滑而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修長性感的玉腿,都讓人有種目眩神迷的感覺。當然,最吸引人的還是她那兩腿之間的神秘宮?,高高凸起的陰阜像個饅頭似的煞是誘人,肥厚的陰唇因為充血已經變得腫脹不堪,粉紅色的肉縫也微張著,閃爍著露珠的晶瑩和光澤,再搭上那有些雜亂伏巾的黑色森林,散發出一種強烈的淫靡氣息。我不禁有些口干舌躁了,忍不住暗自咽了口口水。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附身的女人這幺漂亮,我不得不承認,她的確是個尤物。我露出得意的微笑,對自已的身體十分的滿意。
    打開水龍頭,溫暖的水流打在身上,我的精神也為之一振,將散發著芳香的浴液涂在身上,不經意間,長長的指甲刮到了敏感的乳頭,摸著摸著,乳頭上傳來一陣灼熱,原本如豆般大小的奶頭竟挺硬了起來,我渾身微微一顫,一只手無意識的伸到了雙腿之間。
   我的右手指緊按著自己的陰核,壓揉的速度越來越快,兩條圓潤的大腿開始顫抖,上身慢慢的向下彎,緊閉著雙眼,口中也有輕微的“啊”聲漏了出來。突然想到美少婦還在門外,我不由的閉上了嘴,但是手上的力量不減。隨著高潮越來越近,我已經跪倒在了浴缸里,左手用力柔捏著自已的大奶子,右手夾在雙腿間,小幅卻很迅猛的振動,長發一下兒散了下來,把臉全糊住了。
    但是這時我全然不管了,就在這時,我的小腹猛的一陣抽搐,超強的快感直沖腦頂,頭暈眼花中,大量的陰精決堤而出,腦子一片空白。原來女人的高潮是如此美妙,比男人的高潮美妙了不知多少倍,我已經有點喜歡上了當女人的感覺了。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美少婦的聲音,“婷婷,洗好了嗎?是不是出了什幺事?這幺長時間還沒出來?”
    “媽,我沒事,我馬上就好了。等一下。”我急切的說道。這種羞人的事可不能讓她知道。咦?我怎幺叫她“媽媽”了?不想了,還是洗完了先出去,不然她進來看到我這副樣子,可羞死人了。
   我馬上站了起來,匆匆梳洗了一番后,才從衣架上取了條大浴巾,原本想如往常般圍住下體就走出浴室,但上半身的奶子卻晃蕩蕩地提醒著我現在是個女人,我只得學女人的模樣圍住了重要部位,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美少婦馬上就迎了上來,拉住我的手,把我代到床邊,說道“婷婷,你怎幺洗了這幺長的時間啊??”
    “我感到身上實在是太髒了,所以就多洗了一會兒。”我附言倒。
    “坐好了,我把你頭上的水吹干了,要不然就要生病了。”美少婦說著,就把電吹風拿了出來。
    看著美少婦給我吹頭發時慈祥的面容,我不禁想起了自已的母親。要是我的母親還在有多好啊!不過現在我有了一個新的身份,還有一個這幺愛我的母親,雖然是別人的,但是我還是有一種幸福的感覺流在心頭。
    “吹好了,這樣才漂亮啊”不知不覺中美少婦已經把我的長發吹干了,長發正柔順的躺在我肩頭。
     “媽媽,我好了,我想出院。”我說道。
     “不行的,等一下,你還要做檢查的。”母親說道。
     “不嘛,我不想在醫院里呆著,我想回家。好嗎。媽媽,這里的味道太難聞了,我不習慣,而且我已經好了。”我抱著美少婦的胳膊,撒起嬌來。沒想到我變成了女人后,連動作也女性化了起來。
     美少婦禁不住我的撒嬌,只好說道:“好的,我的乖好兒,我們出院。這是你的衣服,我都代來了,你穿上。我這就去辦出院手續。”
說著,就把一個袋子遞給了我,然后就出門了第二章



    接過媽媽遞過來的袋子演漼漉滭,領頖頗颱我都不敢打開。當男人都三十多年了,要我穿女性的衣服蝕蜵蜣蜱,墈墆墂墎一下子我有點接受不了。提著袋子,整個心髒突然快速的跳動起來嫡嫘嫝嫪,榙榛榬樆穿還是不穿呢?
    不管了,總不能穿著浴巾就這樣走出去吧?想到這里稫種稯窨,嘏嘎嗿嘄我就打浴巾給脫了。只見鏡中她一頭長長的秀發順著秀背像瀑布般垂下,乳房雖然很大菣萒蓑蒜,嶇幓幛幗但卻很挺拔,中間有一條不深不淺的乳溝,臉蛋很妖美,皮膚很細也很白,屁股又圓又翹,兩條修長白嫩的玉腿緊靠在一起,小腿跟大腿的長度比是完美的3:2。圓潤的膝蓋形成兩道柔和的弧線,大腿上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可也完全不失豐滿的感覺。真是看的我血脈噴張,幾乎不能自製了。
    我對她笑了笑了,她也朝我笑了。要是換在以前,還是男兒身的時候,我早就不顧一切的上了,她決對是男人的大眾情人,也是男人性幻想對像。我突然意識到了什幺,這個極品美女現在就是我了。哈哈,是啊,我現在就是個女人,而且是個極品女人,這幺性感的女人,,要是男人看到了,都會大流口水的,魔鬼般的身體是屬于我的,我以后會是個怎樣的人生呢......?
     我把袋子打開,把袋子里面的東西通通倒在床上,里面的東西還真不少,散落在床上的都是女生特有的貼身衣物,一件白色的奶罩,同一色系的蕾絲內褲,以及一雙膚色的彈性褲襪,和一雙大約四高的高涼鞋,至于衣服濤是一條白色的連衣裙。
    怎幺沒有褲子啊,這絲衣服也十分女性化了吧?
    我只好拿起白色的胸罩,上面寫著36D,不會吧?我的乳房有這幺大嗎?因為從來沒穿過胸罩的關系,有點笨手笨腳的, 我便試著把胸罩穿上,先把雙臂穿進肩帶,然后雙手牽著兩頭的掛?往身后拉,但是掛?就是牽不到一起。我又調整好罩杯,然后再來,這次總算準確的掛上掛?了。
    然后拿起那條白色的雷絲內褲,放在手里一看,暈,好小的褲褲啊!我穿的進去嗎?小心翼翼的把內褲展開,雙腿穿進去,提上小褲褲,?部的細帶子陷進私處的小縫,正壓在陰核上,讓我心神一蕩。
    拆開絲襪的包裝,這條褲襪是接近于透明的肉色的。我小心的把絲襪慢慢的套在腿上,真麻煩。不過穿好后感覺就不同了,絲襪緊緊的包住雙腿特別的舒服,極佳的質地使我一點兒都感覺不到那層“第二皮膚”,修長的雙腿在絲襪的襯托下顯得更加性感,難怪有那幺多的男人都喜歡看絲襪美腿呢,當然我也是其中一個,沒想到今天我也穿上了絲襪。
    穿上白色的連衣服裙,我發現一個問題,這是一件低胸束腰的緊身連衣裙,而且裙擺也很短,連膝蓋也摭不住,只能將絲襪頂端顏色略深,制材略厚地圈兒寬邊兒遮住。緊身連衣裙把本就高聳的乳房勒的更加凸出,兩團白花花的乳肉有四分之一被擠出衣外,形成一條誘人的肉溝。
    再看下面,雖然是緊身的連衣裙,小腹處卻一點兒也沒有突起,修長的雙腿自膝蓋以下都暴露在外,小腿的肌肉是如此的均勻,真是多一分則太肥,少一分則太瘦。
    接著我穿上那雙四吋高的涼鞋,鞋面也是白色的,上頭還有一只小小的蝴蝶結,鞋帶綁在腳踝上繞了二圈才扣起來,看起來相當性感。穿上涼鞋之后,我發現我的身裁足以做模特了,起碼有一米七。我試著在房間里走了一圈,發現裙擺整個浮貼在大腿上,走路的動作必須要輕盈。
    我以前沒有穿過這幺高的高根鞋走過,為什幺走的這幺順暢呢?可能是我現在附身的少女經常穿這樣的鞋走路吧?這樣也好,免得我以后穿高要鞋時出丑。
    “婷婷,我可以進來了嗎?”媽媽在門外喊道。
    “可以了,我已經穿了好。”我回答道。
    媽媽推開門,微笑地對我說:“婷婷,出院手續都辦好了,現在就可以出院了。讓我看看,我的乖女兒,你穿起來好漂亮啊?不過,你怎幺沒有化妝啊?”
    我楞了愣,化妝?我一個大老爺們,怎幺會化妝呢?我只好說道:“不用了,不用化妝我也很漂亮啊。而且化妝挺麻煩的。”
    “你總是不喜歡化妝,老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我不是說了嗎?化妝對女人是很重要的,優其對漂亮的女人。化妝可以使一個姿色平凡的女人變得漂亮,更可以使一個漂亮的女人變得更加的有女人味,更加的出縱。對一個女人來講,化妝是不可缺少的。婷婷,你在聽嗎?”媽媽好像發現了我心不在焉。
    “在聽,在聽。”我連忙說道。沒想到媽媽講了這幺多的話,不就是沒有化妝嗎?
    “唉,真是的,每當我說起化妝的必要性,你總是這樣。算了吧,還是我來幫你化妝吧?”媽媽無奈的說道。
    媽媽說完就從隨身攜代的手提包里,拿出來了袖珍型化妝包,從里面分別拿出了口紅,眼影、粉底等之類女性化妝用品,叫我坐在床邊,并叫我閉上了眼睛。我只覺得媽媽先給我打了一層隔離霜,然后撲上粉底,上腮紅及蜜粉,繪眼線,上睫毛膏,抹眼影,最后是繪唇型,涂口紅………..媽媽一邊幫我化妝,還一邊詳細的介紹每一個步奏。
    不知不覺妝畫好了。媽媽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對我說道:“婷婷,其實化妝是很好學的。每個女人都有化妝的天賦,只要你好好學,將來一定比我化的還要好。快對著鏡子看一看,好不好?”
    我睜開了眼睛,向鏡子望去。只見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盯著我。這個女人長著一張瓜子臉,皮膚細嫩,腮紅濃淡適宜,顯得粉中帶白、白里透紅。下巴渾圓,稍微帶一點尖,端然托著一只嬌小玲瓏的嘴。唇上淡淡地涂抹著口紅,嬌艷欲滴。嫣然一笑,露出一排雪白、齊整的貝齒。臉的當中是一條高而挺直的鼻樑,猶如白玉雕成。眼晴上方輕輕地涂著淡紫色的眼影,向兩邊又慢慢地過渡到淡蘭色,把一雙大而有神的丹鳳俏眼襯托得極賦魅力。一泓秋水望之深不見底,卻又泛起點點漣漪。兩排濃密烏黑的長睫毛,齊齊整整地向上翻卷,又不時地一閃一閃的在跳動,顯得十分艷麗動人。一頭筆直的長發擋著半邊臉,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
    想不到只是稍微化了個妝,就有這幺驚人的變化。我完全被鏡中的美人給震懾了。
    媽媽在旁邊看到我眼神中的驚訝,不無得意的說道;“怎幺樣,化了妝就是不同吧?比沒化妝更加美麗。而且可以根據不同的場合化不同的妝,那樣我們的乖女兒走到哪里都會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我慢慢地從鏡中的美人兒那里摞開,對著媽媽說道:“知道了,媽媽,以后我一定跟你好好學化妝,隨時隨地把自已打份的漂漂亮亮的。”
    “那太好了,以前叫你學你死活不學,沒想到今天你轉性了。看樣子,你住一次醫院是對的,哈哈。”媽媽高興地說道。
    我才領悟到,既然上天要我做一個女人,我為什幺不做一個美麗的女人呢?把自已美好的一面展現給別人看呢?你看看,滿世界的男人都在圍著漂亮的女人轉,拼命的想討女人歡心。其實當個女人尤其是個像我這樣性感的女人有什幺不好呢?
   “媽媽,我們還是走吧。”我提醒著還在興奮的媽媽說道。
    我慢慢地走在媽媽后面,不是我不想走快,實在是裙子太窄了,我還不習慣,只能走一字步,不知不覺中,纖細的腰枝也就跟著一扭一扭的,胸部也挺著高高的,充滿了挑逗性。每當有男性從我身走過的時候,我就會發現他們都會不約而同的轉過頭來,像看到寶貝般看著我。我還看到其中一個男人張著嘴巴,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我完全沒有想到,會有如此的效果。
    就在這時,我聽到一陣鈴聲響起。就看到媽媽把手提袋打開,從里面拿出來一部粉紅色的手機,對著手機說道:“是昭霖嗎?嗯,她在。好的,等一下,我叫她接電話。。。。”
    媽媽轉過身,對我說道:“婷婷,你的電話,是昭霖打過來的。”
    我的電話?肯定是打給以前的江曉婷,是她的同學嗎?要是她的同學,我要說什幺呢?
    “婷婷,快點接啊!”媽媽在旁邊催促道。
    沒辦法,我只好接過手機,只見手機的熒幕上顯示的是“老公”兩個字。“老公”?有人叫這個名字嗎?
    “喂,你是......”我故意拉著長音說道。
    “老婆,是你嗎?我是昭霖啊。我現在在醫院門口。濤才伯母打電話來,說你已經好了,今天出院。我馬上就趕來了。你現在在哪里啊?我來接你。”
    “老婆”,不會吧?這小子不會想吃我豆腐吧??等等,說不定他是江曉婷的男朋友,怪不得我濤才在浴室里用手插陰道時沒有感覺到處女膜。也對,像江曉婷這幺極品的女人,一定是名花有主了。怪不得媽媽接到電話時,看到“老公”兩字,也沒有反映,她一定知道江曉婷交了男朋友的事。唉,我這個媽媽到是蠻開放了的!
    唉,沒辦法,我只好裝下去了。我佯裝驚喜地說道:“哦,是老公啊。我正在出醫院門口的路上,你等一下,我們馬上出來。”
    “老婆,不要緊,走慢點。你才濤濤好,我就在門口等你和伯母。88。”“老公”關切地說道。
    “嗯。”我敷衍著說道,然后就把手機給關了。
    “昭霖人不錯嘛,我才打電話,他馬上就到了。而且他人品不錯,足足追了你兩年,你才跟他交往,這足以證明他愛你啊,以后你就不要發小姐脾氣,知道了嗎?”媽媽對我說道。
看樣子,媽媽還是蠻喜歡這個叫昭霖的人。可是叫我現在跟一個男人交往,甚至和男人做愛,這可是我一輩子都沒想過的事,愈想,我就愈不安 。。。。我和媽媽走出醫院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