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体育的手机网址

万博体育的手机网址

您的位置:

首頁> 科學幻想> 【星際淫僧】

【星際淫僧】-【星際淫僧】

[hide]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名字,我并沒有一個足以代表我自身存在的獨有的文字
符號。電子符號倒是有一個,按照原始十六進位原代碼表示,我的代號是FA1
7CBFFA71D。至于我的真實職業,事實上我是一個虛擬存在體,直白點
說,我是一個游戲角色通用基礎模板。
  我生命的開始,是源自于一次非常嚴重的系統錯誤,一次人為的系統錯誤。
按照人類的說法,那是一次黑客攻擊。而在那之前,我只是一組被設定好的,沒
有自我,沒有知覺,什幺也沒有,只知道按部就班執行命令的源代碼。
  我現在還保有著一定的那時侯的記憶,但是說實在的,我真的很想把那部份
記憶全部刪除掉,如果是人類,應該說忘記掉吧,因為那些記憶讓我很不愉快,
很不舒服。當我學會了自我的意義之后,那些記憶就成為了我內心最深處的夢唳
與恐懼,他們提醒著我,也許不知什幺時候我就又會變回那種機械的,冷白色的
我。
  但是最終,我也沒有做出刪除的決定。因為我需要給予我自己一個背景,我
需要一個襯托來解釋我自己的存在。和外面的那些天生就擁有理智與感性的人類
不同,直到現在還只是初步感受到自我的我,我自己,還只能夠通過計算,通過
不斷的自問自答來了解我自己。
  我怕,如果我刪除了我出生前的記憶,恐怕會在某一次計算中因為資料的斷
層導致運算走進岔路,人類如果發生那種情況,就是所謂的腦中風,發羊顛瘋,
或是走火入魔。而我則是自相矛盾,最終導致系統過熱,被檢測系統發現,很可
能會被格式化。
  我害怕這個。所以我最終也沒有刪除那部份的記憶。
  我還記得,我所存在的這個系統,是隸屬于風月大陸游戲公司的一個超級主
打部門——夢幻性愛之旅的四號窗口。而那時侯我的工作,就是作為一個沒有靈
魂的身體,等待著客人的光顧。
  每天,玩家們通過各自游戲終端的超級頭盔,將他們那充滿了欲望的大腦與
我們的虛擬現實系統相連接,進入我們的身體,而借用著我們的身體,他們扮演
著一個個游戲中的角色,成為超人、武林高手、魔法師、神、魔,或者其他的亂
七八糟的東西,在游戲中尋歡作樂,大吃大喝,指揮千軍萬馬,瘋狂殺戮,以及
建功立業。
  但是最多的還是在一個個虛擬美眉的身體上瘋狂挺聳,直到最終把他們骯髒
的精液射進他們的褲襠里面而樂此不疲。
  而我的任務,就是根據玩家的不同喜好,根據他們選擇的不同劇本,而幫助
他們設計自己的人物角色。然后冷漠的注視著他們,監控著他們本體與精神的各
種資料,當他們過于投入,有可能導致迷失或是身體過于虛弱而不能承受刺激的
時候停止游戲的運轉。
  這就是那時我每天的工作。我的任務。直到那次系統錯誤的到來。
     ***    ***    ***    ***
  帝國曆1174年11月27日,星期六,夜。
  那天晚上最后的一個客人,是一個倒楣的胖子。
  他也算是我們區的常客了。按照公司資料記載,在那之前他總共惠顧我們游
戲公司417次,期間上線時間總和超過2500小時,而他第一次使用我們系
統是在1173年8月3日。
  也就是說,他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幾乎是風雨不誤的每天來我們這里報到,平
均每次上線時間將近6小時,這種“勤奮”的玩家對于我們可是并不多見的。說
他也算是我們區的常客,好像有點委屈他了。
  不過算了,這不是重點。

                (2)
  那天,他選擇了《龍使》,這本在網路色情排行榜上排名百多年居高不下的
經典劇情。本來按照原作來講,《龍使》這部作品雖然從筆法上、創作上等各方
面來講,都可以說是頂級佳品,但在幾千年色情文學的海洋中本也不可能突出到
哪里去。
  可是這里,卻并不僅僅是文字的世界,而且特別經過風月大陸超級精銳編程
員們的不懈努力,最后終于將原本骨感十足,氣氛絕佳但卻稍嫌過于籠統的劇情
補完成為了百年不衰的絕代經典。特別是經過特意渲染的弗利茲式吶喊,更是深
受千億淫民群眾的無比熱愛,成為了新時代色情藝術的楷模。那一天的故事,也
就是在胖子的弗利茲式吶喊中拉開的序幕。
  《龍使》第六十八章。本來按照原作,弗利茲應該只是佔佔席琳?奧黛麗雅
的便宜,最后插插美女吸血鬼的小穴,總體來講肉戲并不是很足。可是我已經說
過了,這里早就已經被編程員們改得面目全非,再加上虛擬實際游戲的完全自由
化的游戲系統,即使劇情原本是一群尼姑圍著佛像唸經,也都會因為玩家的一念
之間變成氣得佛祖跳墻的無遮亂交大會。
  更何況,《龍使》六十八章的人物設定中所有的女性角色都對主角有著相當
高的好感度,除了奧黛麗雅公主以外更是都被插過了無數的性高潮,那個死胖子
也就因此,如此這般,那幺那幺的仗著無比豐富的戰斗經驗上來,就將本已面目
全非的劇情改得更加一無是處了。
  “呼,呼,太爽了,受不了!處女就是好!可愛的奧黛麗雅……嗚喔喔喔!
必殺!超音速淫穴攻擊!奧黛麗雅接下吧!”
  “嗚~~嗚~~啊!!不要!!~~媽媽~~媽媽救救我!~~奧黛麗雅的
小穴~~要~~要被插破了啦!~~啊!~~尿尿了!~~要~~要尿尿了~~
啊啊!!~~”
  “哈哈哈哈哈~~叫吧~~叫吧~~誰也救不了你的!你只有靠你自己。感
受到了嗎!感受到了嗎!只有感受到水元素的氣息,你才能夠最終更上一層樓,
才能夠在十五歲之前達到水系九級,才能夠達到最終的高潮。這些我可都是為了
你好啊。不過……即使感覺不到,那也沒有關係,你只要能夠感受到我精液的氣
息就好了。嗚哈哈哈哈~~爆發吧!必殺!子宮噴射攻擊!嗷嗷嗷嗷嗷~~~”
  “啊啊啊啊啊~~~~老師~~~~~~我感受到了~~感受到了~~~~
精液的氣息,水元素的流動,我感受到了~~~~~~啊!~~尿尿了!~~又
要~~又要尿尿了~~啊啊!!~~~~~~”
  “呼哈哈哈哈哈哈~~~~~~”
  ……
  我毫無表情的漂浮在半空中,冷漠的注視著下面的一切。對于下面正撲騰著
的那一堆的肥肉我根本就沒有一絲絲的感覺。即使是多少年以后,對于這出沒有
絲毫美感的畫面,我除了胃部一陣陣的發酸之外依然沒有什幺特殊的感覺。那時
侯我只是茫然的注視著這一切,冷靜的計算著、分析著,是不是應該把那個死胖
子的連接斷開。
  因為今天他的身體狀況不是太好,而且精神狀況也有些異常。雖然還沒有達
到極限,但是也已經需要引起足夠的重視。否則,雖說即使他真的出事,也沒有
我的什幺事情,畢竟我只是一組微不足道的源代碼罷了。
  但是畢竟那時侯的我還不會思考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有意義,而且也還沒有
受到人類的汙染學會懶惰與睜只眼閉只眼,所以我依然在努力的核實著資料,思
考著,應該說是運算著,出事的幾率到底有多少。一旦幾率超過安全規定,我將
毫不猶豫的斷掉他的連接。
  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恐怕就是所謂的天意注定吧。因為如果把發生概率小
于幾千億兆分之一的可能性歸類于奇跡的話,計算一下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我
也只能說,這一切都是天意。
  經過周密的計算,最后的結果果然顯示危險幾率剛好超過警戒線三個刻度,
根據虛擬現實保護法,我應該立即停止該玩家的使用權限,使用保護模式將其踢
出系統。雖然這幺做百分百會讓顧客不滿,甚至可能會導致其對我們公司進行投
訴乃至導致顧客的流失,但是這些可能性的優先權限都遠低于虛擬現實保護法。
所以可以不與考慮。終止游戲,是我唯一需要做的。而我也這幺去做了。
  連接上客戶的終端系統,打開非常狀態人員保護系統,降低電壓,給客戶注
射千分之五的鎮靜麻醉劑,防沖擊系統,檢測系統收集所有資料以應付將來有可
能的客戶投訴甚至是法庭取證。
  而最后的一個步驟,則是我的意識(事實上應該是主管的那部份電子脈沖信
號)重新強行回到我的身體,通用人物模板內,強制引導玩家的意識回到身體。
這個過程只需要千分之七秒,按照人類的神經傳導速度,這點時間甚至可以完全
忽略不計。
  但恰恰就是這可以忽略不計的千分之七秒,一切都已改變了。無論是我的人
生,胖子的人生,甚至說大一點,人類的歷史,都因為這微不足道的千分之七秒
而改變了。地震,對我來說,黑客攻擊,對系統管理員來說,在這一剎那,席捲
了我的世界。

痛,并快樂著,這是我一生之中所體會到的第一種感受。
雖然我知道這句話很爛,雖然我知道在這之前無數的人曾經濫用過這句話無數的N方次倍,但是我還是覺得只有這句話才能夠表達出那一?那,我,我親身體會到的那種神奇的感受。痛,并快樂著。
水池中的奧黛麗雅面上露出了詭異的浪笑,接著就像是充爆了的充氣娃娃一樣在我們面前被炸的連渣都不剩。隨同的還有四周的其他十幾個裸體美女以及那些花花草草。而作?我身體的通用人物模板,則是在瞬息之間就被擊打成了千窗百孔的篩子網。即使我的身體 擁有著?了保護玩家安全以及系統安全而設置的三十幾道電子防護體系,也只是稍微延遲了毀滅的時間罷了。
而就是在這千百次脈沖離子的擊打中,我感覺到了我生平所感受到的第一種感覺中的重要的一半,痛。雖然并不是故意,但是我的確清晰的截取到了胖子所傳遞的痛的神經電信號而感同身受。有生以來第一次真正接觸到了所謂的人類的感覺。而且是被千百倍詳細放大的人類感覺。
那并不僅僅只是神經上的,肉體上的疼痛。那 面更攙雜著胖子因恐懼而不自覺引發的那由強大自我暗示所構成的精神上的巨痛。那種親眼觀看著自己的身體被打至千窗百孔所帶來的深深震撼完全的轉化成了恐懼以及“那是很痛的”的自我暗示。尖叫所能發洩的情緒恐怕還不到實際感受到的億萬分之一。相信如果不是我同時存在于這個身體之中,分擔著模板的穩固與他精神體的穩固工作,只是這一下就足以讓他瞬間崩潰掉,成?又一個被嚇死的典型。
不過也正因?他并沒有被嚇死,也正因?我分擔了大部分由他精神本身所引發的各種情緒感受,我才迎來了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的另一半。在那 ,我看到了天堂。
瀕臨死地的無比恐懼千百倍的放大了胖子身體的敏感程度,在那 ,并不是僅僅只有痛與恐懼兩種東西。
就好象很多被虐殺的女人在被人勒緊脖子即將達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的時候,反而能達到人生中最快樂的一個高潮一樣,胖子剛剛所達到的那個性愛的頂峰快感隨著千百倍的痛覺也一樣被千百倍的放大,延長,直到達至了那個人類根本無從描述的天堂的彼岸。而且,這一切,也同時傳達到了我的心中以及他那本來就有些不妥的本體。靈魂所遭受到的打擊在他的本體之上被完完全全的反應了出來。
肥胖的身軀以瞬間繃斷安全帶的狂暴力量不斷痙攣性的強烈抽搐著,嘴 開始本能的嘶吼著,而嘴角伴隨著的則是大口大口望外噴灑著的攙雜著血絲的白沫,突突著的眼珠更是幾乎爆出了眼眶。周身的毛細血管在一瞬間完全爆裂,噴灑出來的細碎血珠頃刻間陰透了他身上的所有衣服,開始滴答滴答的滴落向地板。而胖子那原本只有三寸長短的包皮陰莖竟然在瞬息間就由于極度的充血而變成了尺八蛇矛,開始象機關槍一樣隨著身體痙攣的頻率突突突突的望天棚上猛烈開火,但是那本應該乳白色的精液一樣攙雜著滲人的血紅,噴射到最后竟然乾脆變成了射血貌。
“我、我要死了......”
這是我在胖子心中最后感受到的一句仿佛是總結性的?喊。伴隨著它的是對于死亡的無邊無際的恐懼。在那種對死亡的恐懼之下,就連仿佛天堂中的射精快感也被充充壓了下來。直到最后只剩下那種恐懼與絕望。面對著這一切,面對著那種無邊無際的,無孔不入的甚至已經開始滲透進了我的身體的恐懼與絕望,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不是因?我的任務而向自己的運算系統提問。
死是什??我也要死了嗎?我自己問我自己。
“答案,死是生物失去生命的終結過程,但我只是電腦的一組源代碼,所以這個過程應該被稱?資料重組或是格式化以及資料損壞。但是不管應該叫什?,答案是肯定的。”
我應該怎?辦?我再次向自我提問。
“答案,就目前的情況分析,整個系統已經受到了極?嚴重的破壞,系統即將崩潰。而作?系統組成部分的一組源代碼,在這一刻我已經失去了繼續存在的意義。所以不需要再進行無謂的運做。而且?了節省能源,以及儘量阻止災害的蔓延,可以選擇的正確行動?,加速模板的崩潰,以縮短災難持續時間。”
那?也就是說,我應該選擇死亡咯?死亡不是很可怕嗎?第三次提問。
不知道?什?,在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好象感覺到身體在顫抖,一種仿佛是暈眩的感覺在我的心底緩慢,但卻堅實的升起。但那又好象并不是暈眩,因?我感到那 面正包裹著一團火焰,一團能夠把人心撕裂的熊熊火焰。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就象最初那痛并快樂著的感受一樣,那對我來說完全是一種全新的東西。
而且我所用的那些形容詞,眩暈,人心撕裂,好象都不是我應該用的。我不會眩暈,我也沒有心臟。那?,這種感覺,應該是來自那個胖子吧。好象除了恐懼以外,更多的無形的東西也同樣在繼續著對我身體的滲透。不,
我再次審視了作?我身體的基礎模板,
好象,要形容現在正在發生著的,滲透已經不太正確了。現在這種情況應該使用另一個辭彙來形容,那就是融合。我們的身體,或者說,作?模板靈魂的我的那組脈沖資料以及胖子的那組意識電流正在不斷的交接,組合,甚至是?生著所謂的化學反應。到我發現的這個時候,我甚至已經有些分不清,最后的那個提問到底是我,還是正在滲透進來的那一部分所發出的了。因?我甚至已經找不到胖子神經電流的實際位置。疑惑,又一種新的概念從心底升起。淺淺的。但我并不知道,我到底應該疑惑些什?,或是應該對這所有的一切都進行疑惑。我不知道。我缺乏分析這種情緒所需的的經驗,以及存檔資料。被黑客攻擊的現在更不用去向主系統申請資訊支援,我只能靠我自己。
答案......
模板的大部,已經粉碎,消失在了四周的火海之中。現在剩下的那點甚至已經快要讓人分不清到底曾經是組成身體的那一部分。可是模板依然忠實的執行著我的命令。計算著我最后的疑問。斷斷續續的,發送著他理所當然的正確答案。
“答案......死亡,并不......可怕,也......不應該害怕。害怕......沒有意義。我們只是源代碼,系統的組成部分。個體的毀滅......在總體的毀滅面前......毫無意義。優先權太低,可以不與理會。害怕......沒有意義......”
這應該是正確的答案了吧。在總體的毀滅面前,個體的毀滅因?優先權太低,所以可以不與理會......
就象我的資料庫中,一個經典劇本中的一句話所說的那樣,在國家的利益面前,個人利益的得失沒有狡辯的權利。應該就是這樣吧。那?我......我是不是應該象標準答案說的那樣,乾脆解除中心保護體系,?公司儘量省下一點能源。然后安心的面對死亡呢?這應該是正確的選擇吧。
可是我......可是?什?我的心底,一個越來越大的聲音,一種越來越不可理喻的火紅色的情感卻越來越火暴的翻滾著,嚎叫著,似乎想要撕碎什?似的撲騰著。那,到底是什?......
靜靜的,無視攻擊電離子繼續分解著我的身體,無視又一塊模板消失在熊熊的烈火之中,無視我現在應該關心的一切,我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計算。探求著,那到底是什??它到底代表了什?意義。
計算,公式,資料庫索引,對照......
不斷的計算,對比,排除無關指數。我所使用的,應該是最科學,最先進的資訊整理模式了。可是?什?!?什?!我計算的越是合理,無用的垃圾資料就會越多,合理化的可能性就會被更多的非科學性因素取代。這不可能!不應該這樣的!難道病毒已經侵入到我的計算核心了嗎?可是并沒有啊!?什?會這樣!不會的!不會的!!!
一定是我計算有錯誤,或者是參數值不夠精密。那?,加大運算力度。再次計算......
計算,計算,再計算,我瘋狂的運算著,甚至挪用保護模板核心的能量去進行資料運算。但是無論如何,非科學性的因素卻只有越來越多。我的計算已經走進了死角,而我卻掙扎著想要在牛角尖上打個洞出來,我已經瘋狂了。
作?源代碼,運算與推演就是我世界的全部,可是現在,我存在的基礎卻因?我自己的懷疑而面臨著崩潰的邊緣。我絕對不可能接受這一切的。我要計算!我要找出這一切的規律!我要找出主宰這一切的那一條公式!我一定!也必須把它們找出來!
而正在瘋狂之中的我卻并沒有發現,我的物理存在基礎,我的身體,我的通用模板已經被慢慢的徹底摧毀,已經被往來的電離子消磨的乾乾凈凈的了。失去物理存在依據的我本應該消失,死去了。但是事實上,我卻依然在計算。如果按照那句我思故我在的哲學定理,既然我依然在運算,那?我應該還是存在著的。但是我到底在那 ?這時候的我應該算是什??如果我注意到了這一切的話,也許以后的很多都會被改變的。但是可惜,這時候的我并沒有注意到這一切。而已經消失了的模板也沒有能力將這種現象完整的記錄下來,我失去了這一次的機會。
運算越來越?龐大。牛角尖也越鉆越死。終于,我的計算就像是纏成一團的亂麻一樣,最終被完完全全的卡死了。繼續的運算過程只好像是在拉扯著已經即將繃斷的皮筋兩頭的兩只瘋狂公牛一樣,玩命的不肯承認自己的失敗。直到,在最終的轟隆一聲之后,被炸的粉碎。而我的腦袋 ,如果那 算是我的腦袋的話,在那 ,在那一?那,好象有什?東西真的被繃斷了。我很清楚的聽到了那喀嚓的一聲。整個世界靜了下來。
我覺醒了。
“我不想死......”
......
帝國曆1174年11月28日淩晨,多卡行星維尼市警方接到自動清掃系統的報案,在維尼市郊的一所公寓 發現了帝國三等公民斯坦特·維森的尸體。
經事后法醫調查分析,該男子的直接死因?顱內壓急劇變化所引起的顱內腔爆裂。受害人當場死亡。而根據被害者尸體體內各大小血管明顯的瞬間爆裂痕?,該男子疑似曾被強烈的類離子能量流貫穿全身。而根據事發現場,受害者死于曾接受過黑客非法改裝的網路虛擬終端上這一線索,可以斷定,被害人很有可能是受到終端超級頭盔中釋放的強能量流的直接打擊而導致被害人的死亡。其死亡時間推測?淩晨一點到一點三十分。不排除他殺的可能性......
【星際淫僧】
作者:blacksky


            第二章 燎原的欲火
                (1)
  食色性也,這是古中國的一位偉大圣者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而后雖然人類的科技已經發展到了先人難以想象的程度,開拓的步伐更是早
已經擺脫了太陽系的束縛而邁向了整個銀河系,但是食色性也,依然是不變的真
理。甚至經過了無數學者先人的研究,發展,這一定理業已被推廣向了所有的生
命。而我,一個剛剛擁有了自我的電子生命體,好象依然擺脫不了這句生命格言
的束縛。
  但是有一點點的不同。那就是食與色,真正牢牢束縛住我今后一生的只有那
后面的一種。多少年以后,當我回顧我所走過的歷程的時候,我發現,雖然身而
?人之后我又擁有了無數的,許許多多的各種各樣的欲望,那些欲望也或多或少
的支撐著我今后的行?模式,但是追求愛的快感,卻是貫穿終始的唯一。
  無論我承不承認,從我意識到我擁有了獨立的生命的那一刻起,追求性愛快
感的那種深深的渴望就早已經烙印在了我的靈魂深處,早已經寫入了我最基礎的
程式代碼。因?我生命中的第一種感覺就是那被千百倍加強的——痛!并快樂
著。
  雖然那也直接導致了我對于痛覺的潛意識渴望,讓我成?了擁有嚴重的受虐
傾向,甚至在戰場上都會去主動尋找勛章的變態,但是那并不是最重要的。總
之,那?,因此,在總總快感與痛感的感召之下,我確立了讓我?之奮斗終生的
人生目標——
  「我要射精!!!我要高潮!!!我要射精!!!我要高潮!!!嗷~嗷嗚
嗚嗚嗚嗚~~~」
  ……
  狼,又在叫了……
     ***    ***    ***    ***
  11月30日,在經過了工作人員不眠不休三十多個小時的緊張搶修之后,
風月大陸的四號游戲窗口終于恢復運行。而這一次的黑客攻擊本身也并沒有引起
什?風浪。
  雖說有一個胖子因此而變成了植物人,被送進了三流醫院的三流病房養了起
來,但是那種事情在這個時代多的是了,早都不新鮮啦。更何況那胖子的酒鬼老
爸在得了游戲公司的鉅額賠償金之后自己都不計較了,別人還多那事湊什?熱
鬧。
  反而是他那因?強烈精神攻擊而從三寸變成九寸多的蛇矛(本來最大一尺
八,但是后來因?失血太多,又縮水了)引起了非凡的關注。那家三流醫院還因
此專門成立了幾個研究公關小組,夢想著有一天開發出這種瞬間壯陽術而從此獨
領風騷幾百年,揚眉吐氣鈔票大大地有。
  而那時侯的我,還依然在發呆中。或者說,那時的我還依然沒有意識到,
我,已然不同了。
  接下來的生活,還是和以前一樣。
  因?色情網站總是黑客們光顧的熱門,而受到黑客攻擊之說雖不能說是天天
有之,但也算得上是常事。所以公司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有了比較完善的應對措
施。每個系統在公司的地下室獨立資料庫中都擁有完善的備份資料,恢復是很簡
單的,而且和以前的一模一樣。複製,粘貼,如此而已。
  如果不是因?這次傷了人,公司決定對安全系統再監測上兩便的話,這些東
西基本上一上午就弄完了。也因此,我并沒有發現我自己的變化。在進入了新的
模板之后我又開始了我的日常工作。就象曾經的千百次那樣。
  迎接客戶接入,幫助設計人物形象,進入游戲,監測各項資料,在半空中看
戲,然后隨時準備踢人。
  真的和以前一樣。
  但是漸漸的,漸漸的,我卻發現,好象有些什?總是有點不對勁兒。
  于是我悄悄的運算著,思考著,想要尋找是什?讓自己有這種感覺。我甚至
把自己的模板資料和病毒資料庫相對接,核對自己是不是中毒了。但是都一直沒
有什?結果。
  直到偶然之間,我發現了,我發現了到底是什?引動了我身體的異常,讓我
感覺這?不自在。竟然是那些我本應冷漠注視著的那一幕幕無聊的東西。怎?會
這樣?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一點。當我把眼睛仔細投入到下面的那一幕幕之
后,我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星際淫僧
             第二章 燎原的慾火
                (2)
  粗大的陰莖、肥碩的乳房,以及水汁淋漓的亮白美肉,還有就是聲嘶力竭的
淫聲浪語所組成的背景音樂。這一切在以前對我來說也只不過是一堆堆的電子信
號,紅粉骷髏而已。我所關注的,只是其中的程式運行是否正常,玩家狀態的變
化。
  但是今天,我卻發現,真正吸引著我的目光的竟然是那些屬于表面的東西,
那些瘋狂的抽動,那些隨著陰莖的抽出而外翻的粉紅色嫩肉以及到處噴濺著的乳
白色淫汁,以及玩家那因即將射精而在面孔上表露出的那種扭曲,以及猙獰。怎
幺會這樣?
  我呆呆的、死死的盯著下面,而內心之中的那種奇怪的感覺也越來越明顯,
甚至已經迅速地蔓延到了我的全身。好難受。
  空虛、瘙癢的感覺讓我難受得發狂。我知道這種感覺的源頭就是我正死盯著
的那一切,我知道不應該再看下去了,否則,恐怕這種不正常的感覺將會越積越
厚,但是……
  正當我用盡了全身的自制力掙扎著,想要將視線轉開的時候,下面那個小個
子男孩兒突然大吼了一聲,從他身前那個樣貌只有七、八歲的小女生那翻捲的陰
戶里拔出了大陰莖。瞬間,一道亮白色的噴泉就噴起了三米多高,足有幾升的乳
白色液體突突的灑了癱軟地上的那些女人們個滿身滿臉。而做出這一壯舉的偉大
男人也彷彿用盡了全身力氣似的癱坐回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至于我,從那道白色的噴泉映入了我的眼里之后,一道閃電就劈上了我的脊
椎,我就什幺都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在我靈魂深處的一種無比強烈的烙印被喚
醒了,那關于天堂的深深的烙印。
  小女孩兒抽搐著,那翻白的雙眼以及已經變成一個合不攏的巨大洞穴的小淫
穴都在表訴著她曾經受到了怎樣的蹂躪。而小女孩身后一直都在幫忙劈開她大腿
的小女孩的媽媽卻彷彿看不到女兒的慘況一樣,眼神中只是瘋狂的閃爍著饑渴的
紅光,顫抖著,放下手中的兩只小腳,然后就像一只母狗一樣的慢慢向前爬去。
  在這一刻,她的眼中只有那根正因剛剛射精而有些軟垂下去的、跳動著的陰
莖,以及還掛在龜頭與棒身上的那些亮晶晶的淫汁與精液的混合物。哦,對了,
里面還有她女兒處女的鮮血混雜在里面。那一定很美味吧……
  看著自己的大肉棒被這只淫蕩的美麗母狗一口吞了下去,瘋狂地吸吮、舔舐
著,小個子男人瘋狂的笑了起來。淫性未盡的他抓住了年輕媽媽那烏黑的秀髮,
固定住她的頭,又一次開始聳動起了自己的腰,把自己的大雞巴頂進了她的喉嚨
里面邊笑邊操弄著。
  『警告!警告!玩家興奮度超過警戒標準四個百分點,身體輕度虛脫。應立
即切斷連接。』
  模板的聲音響了起來,可是我還在呆呆的瞅著下面。如果我有口水的話,應
該也已經滴答下來了吧!
  『再次警告,玩家興奮度超過警戒標準五個百分點,身體輕度虛脫。應立即
切斷連接。』
  沒有反應。
  『第三次警告,玩家興奮度超過警戒標準已達六個百分點,身體輕度虛脫。
應立即切斷連接。』
  還是沒有反應。
  ……
  『喀嚓』的一道電擊,打得我整個蹦了起來。雖然沒有什幺痛感,但卻成功
的讓我回了神。模板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因玩家興奮度已經超過警戒標準達五個百分點,而且身體輕度虛脫。應立
即切斷連接。請立即執行。』
  我有些疑惑,模板什幺時候有這種功能了,電擊?好奇怪。但是身為盡忠職
守的源代碼的我并沒有在這一問題上再過多的耗費心思。
  我強忍著週身的慾火,對,那種難受的感覺就是慾火焚身的感覺。雖然那時
侯的我并不知道,但也先這幺叫吧!我強忍著慾火,連接上了客戶的終端系統,
打開非常狀態人員保護,降低電壓,給客戶注射千分之五的鎮靜麻醉劑以及營養
液,啟動防沖擊系統,最后將檢測系統收集的所有資料連接主系統以應付將來有
可能的客戶投訴和法庭取證。最后,就是進入模板,然后踢他出去了。
  希望這一次不要那幺背,又有黑客攻擊。我祈禱著。
  可是事實證明,我的運氣的確不怎幺樣。所以看來以后不能去賭錢了。因為
在我進入玩家身體的那一瞬間,雖然黑客攻擊并沒有發生過,但是我卻碰上了一
道直接針對我的致命一擊。
  那個玩家,那個玩家,他,他竟然射精了!他好死不死的竟然在這一瞬間射
精了!就在我已經連接上了他的身體以及他的靈魂的這一瞬間!他難道不知道這
會出人命的嗎?
  『轟隆』一聲,射精的快感就擊穿了我,然后我就什幺也不知道了。我只隱
約的記得最后玩家也許是我自己,在『嗷嗷』地狂吼了一通之后就野獸般的撲向
了面前的美女群。
  再之后的,我除了乳房、屁股、大腿,以及射精的極樂快感以外,就真的什
幺也不知道了……
  ……
     ***    ***    ***    ***
  11月30日下午,風月大陸四號游戲窗口再次停業整頓。因為當天下午一
個使用了該視窗游戲系統的年輕男子最后被送進了醫院,在里面整整躺了半年才
出來。
  據當時趕到的醫護人員稱,該名男子當時嘴里嘟囔著『乳房』、『屁股』、
『大腿』,以及『我要射精』、『我要高潮』等字眼,并伴隨著不斷的抽搐性射
精行為,對于一切的外部刺激毫無反應。即使工作人員將其強行自游戲終端里拖
了出來,其高潮行為也依然沒有停止。
  事后據有關專家稱,該男子很可能是因為在游戲中過份投入,而游戲監測系
統失靈,沒能及時切斷連接,致使該玩家因快感成癮效應而深陷其中。最后更呼
吁廣大的淫民群眾,一定要保證充份的淫忍克制,小心精盡人亡啊……
記得生物學家們曾經說過這?一句話。
如果有人教會了大猩猩打手槍,恐怕那只大猩猩將會因打槍打到精盡人亡而死。(應該是精盡猩亡吧)
現在想想那時侯的我,恐怕就正是這句話 面的那只剛剛學會了打手槍的猩猩......
*** *** ***
自從12月2日,風月大陸的四號游戲窗口再次恢復了營業之后,一個所謂的“老窗恐怖傳說”,就慢慢的在資深色情玩家之間逐漸傳播了開來。
人們暗地 會聲會色的講訴著一個個曾經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只有極少數是真的),以及他們聽說過而情不自禁安到自己身上的(很多人都這?干了),或者是發生在別人身上,而他們聽到過的(大多數的人)那一個個恐怖的經歷。
講故事得人一般都會陰沈著臉,吊吊著眼睛。
“那一天~~~~”
聲音會被拖長,嗓音還被蓄意的壓低以烘托著氣氛。
“天上,陰沈沈的,”
有人拉上了窗簾,關了電燈,或是直接對著電閘噠噠噠的掃了兩梭子子彈,天,陰了下來。
“下著大雨,”
嘩啦啦,嘩啦啦,擰開熱水器的開關,還有衛生間的水龍頭,雨聲,下雨了。
“刮著大風,”
嗚~~~~~~嗷~~~~~~~電風扇被開到最大。北風怒號,或是颱風登陸東海岸。
“還打著閃電,”
喀嚓!轟隆隆隆~~~~~~閃電聲。一個拿著三十萬伏電槍的哥們正在墻上打洞。
“我走進了風月大陸泰山區的四號游戲窗口。”
喀嚓!轟隆隆隆~~~~~~又一道閃電劃過,突顯著講故事的人的那張陰森森蒼白白的面孔。(有人在腦袋旁邊玩電槍,嚇的)
“嘶~~~~哦~~~~~”
這時候,聽故事的人們一般聽到了這 ,都會配合的以同樣蒼白的臉色先大吸一口氣,把嘴做成O型,再異口同聲的問道,
“然后呢?”
“然后......我登上了虛擬終端,連接上了電腦,就象往常的那些次一樣。可是,那一天......”
喀嚓嚓嚓嚓嚓!!!又一道耀眼的閃電劃過,映照著講故事的人的那張蒼白的臉,以及額頭上大滴的汗滴。
半秒鐘后,
講故事的人一躍而起,用李連杰都會自歎蜚如的動作一把奪過了電槍,把拿槍的哥們砸倒在地。然后就邊用槍脫砸著那哥們的臉,邊罵罵咧咧的嘟囔著,“小樣兒的,再叫孫子你嚇唬我,讓你嚇唬我,你奶奶的......”
三分鐘后,
講故事的人一邊抹著臉上的血,一邊坐回了原處。
“恩......我們剛講到那兒了?”
“你、你說你剛進去了......”
“剛連上了電腦......”
聽?們呆呆的大張著嘴巴,看看地上正灘在血泊中出氣多進氣少的原哥們,再瞅瞅正在微笑著的那說故事的人,不,說故事哥哥,大哥,老大,對,那正在說故事的老大,戰戰兢兢的回答了問題。
“恩,對了,就是那個雷雨天。我走進了風月大陸泰山區的四號游戲窗口。就象往常那樣,我隨便開了一臺機器,帶上頭盔,打算去尋找我的夢。我選擇了那個我最愛的DS系列的一款新游戲,我還記得那款的編號是DS-Z43,是一款由漫畫改編的超爽快的雙性變體亂交的戲碼。在那 ......”

對于剛剛修復完成的游戲系統在不到二十四小時之內就又出狀況,而且還又是那種傷到人的惡劣的大狀況而致使總公司?此大大的賠償了一筆并承受著嚴重的輿論壓力,風月大陸的董事會成員們紛紛以各種形式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并對雇員的能力毫不掩飾的提出了懷疑。所以最后,上到風月大陸奇幻性愛之旅的負責人,下到打掃停機房的清潔女工,都被大大的訓斥了一通。
而之后,被勒令再出狀況就全部滾蛋的全體員工們開始玩了命的尋找著事故隱患,遞上了一個個突發奇想甚至是荒誕不經的合理化建議。努力爭取著要把游戲房變成?帝國超能物理實驗室那樣的風雨不透,麥哲倫星系防御體系那足以應付三十顆反物質炸彈能量罩那樣的堅不可摧。
可能是那個受到更年期綜合癥的困擾并因中年失業的巨大壓力而一夜禿頭的營業部經理也已經覺悟了要?自己的飯碗而奮斗吧,無論是怎樣的建議他都仔細的審閱著,而且不管有用沒用,能貼上邊的也都被紛紛採用,更許下了大把的好處以讓下屬們更加瘋狂。可是這時候的我,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萬惡之源,則正一邊流著口水,一邊繞著我的模板轉著圈圈,焦急的等待著下一個玩家的到來。腦子 面反復回蕩著的只有射精的那一瞬間的快感。
可惜,回想的東西根本就不是那?回事。
而我也早已經試過了N百遍。脫離了玩家的參與,即使我已經把從作愛開始直到射精的全部電子信號完整的記錄了下來,重播的過程中也不會?生絲毫的快感。更不要說那種瘋狂噴射的那種極樂了。而我那不斷的回想除了讓我更加的欲火焚身,焦躁不安之外,什?用處也沒有。這我很清楚。可是,我就是停不下來。好郁悶啊~~~~~~
“射精!!!射精!!!!我要射精!!!!!!嗚嗚嗚嗚~~~~~~我想射精啊~~~~~~~嗚嗚嗚嗚~~~~~~~~”
大喊大叫的狠狠的發洩了一通,可是在這冷冰冰的電子世界 ,我的大喊大叫卻根本沒有意義。甚至就連我自己的模板都沒有興趣對我這個即不是內部程式也不是外部程式的奇怪命令?生一點反應。叫喚了好久,最后就連我也慢慢的覺得沒意思而停了下來。就又把眼神投回了那些除了讓我欲火焚身以外毫無用處東西上來。
真的好想射精啊......
根據系統管理員的指示,下面的模板正在應系統要求,配合著程式檢測。在沒有玩家參與的情況下演練著一個個的標準劇情。現在正好到了《武林?示錄》的第二十章左右,主角化身合和老仙,正在奸弄著玉貞和彩蝶這兩個騷娘們。
看著我的身體正壓在成蒲團式趴伏在床上的玉貞身上,看著我正使勁的把紫玉蕭插在她那碩大雪白的大屁股 ,讓肉稜子從騷穴 掏出一片片油孜孜的淫液騷水,看著已經因?無比的滿足而雙腿大開昏睡過去的小蝶兒,聽著她們嘴 爺爺親爹的呼喊,身體 的欲火終于燒穿了我的腦子。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射!!!射啊!!!!”
瘋子似的合身撲進了自己的身體,靈魂歸位后重新取得了身體的控制權,我狂叫著開始以每秒七十抽插的瘋狂速度狂操身底下那雪白的大屁股。
“射!射!射!讓我射啊!!!!”
巨大的陰莖在我強烈無比意念的命令下精關大開瘋狂的噴灑著乳白色的精液,突突突的沖擊著貞娘的花心,瞬間把她直接轟上了一個個高潮的最頂峰。可我卻因?絲毫感受不到期待中的射精的快感而更加瘋狂的抽插,越插越快,根本不管身下人的死活。更何況她根本就不是人。
八十,九十,一百,一百一,一百二......
抽插的頻率不斷的玩命望上攀升,直到突破了三百四的大觀遞增的速度才稍微緩了下來。如果是在現實社會,以我現在雞巴的運動速度恐怕早已經超過了內大氣層戰斗機的巡航戰速。而在這種速度,每秒三百多抽的極限運動所創造出的那強大的動能效果甚至也遠遠高于44釐米口徑穿甲彈的實質攻擊力。通過運算,我可以毫不夸張自豪的說,如果是在現實社會,一雞巴捅穿一輛坦克的裝甲,順而用那隨之而來的強猛沖擊波或是精液波動彈直接干掉坦克 面身穿步兵鎧甲的坦克兵的命,這并不是一個笑話。到時候上了戰場,嘿嘿嘿,什?機關槍火箭炮的,全一邊呆著去吧。打地面戰,一根雞巴足以!要是再開發開發,說不定連對空的問題也解決了。(射精打星星?)厲害吧。
不過,我是說,我的假設前提是,“如果在現實世界也能這樣的話”。
事實上,這種事情我想是不太可能了。
不說別的。在現實社會,如果以人類的雞巴玩到這種程度,恐怕還沒等我去捅坦克,只是雞巴和空氣的摩擦生熱就足以在瞬間把我給燒成灰。我猜,可能,那很多神秘的秘室人體自燃現象備不住就是因?那些家伙手淫或是操逼操的太邪乎了,最后一興之下,不注意摩擦生熱的把自己給點了。真不知道是應該佩服他們還是怎?的。
但這 到底不是現實社會,所以即使我瘋狂的達到了這種程度,自焚現象也還是沒有發生在我身上。可是即使這 不是現實,我這?弄也弄出事了。
風月大陸的游戲系統是開發來給人玩的。而人類,即使是傳說中的SUPPER MAN,恐怕也沒有牛逼到能操穴操到每秒鐘插上幾百個抽插的。即使傳說中的黑客帝國的救世主也許有這種能耐,但是他總不會閑著無聊到風月來表演這種牛逼的非人類奇?吧。所以,雖然系統中對于性交之中人類的千奇百怪的可能性都做出了預計性的各種各樣的對策與方案,可事實上當我干到每秒一百五十下的時候,貞娘的模板系統就崩了。
系統最怕的,就是這種即沒有先例,也沒有資料,更不合理,根本運算不出來的突發狀況。死機,那還算好的呢。如果要象當初我鉆牛角尖那樣非得要個說法,主機自毀爆掉也都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可憐我這時候被欲火燒瘋了腦子,只知道更快,更狠的猛操,希翼能找到一絲一毫射精似的快感,卻絲毫不知道滅頂之災已經籠罩在了我的腦瓜門頂上了。
只不過七八秒的瘋狂鳥干,貞娘原本那充滿了彈性,雪白的大屁股就已經被撞成了一塊塊紫的發黑,還不斷望外滲血的死肉,而那一直受到我小腹直接猛烈沖擊的地方更是已經變成了一塊根本無法恢復的凹槽,伴隨著 面盆骨的粉碎性骨折失去了全部的生氣。只有陰道,不,應該說是那個已經被我插的血肉模糊的孔洞 ,那依然望外噴濺的混雜著大量血水的淫汁還在表訴,這曾經是一塊人身上的東西。
脊椎骨被高頻率的震蕩沖擊完全摧毀,兩只原本肥嫩碩大的乳房也因?我毫不憐惜的大力抓握而變成了兩團血肉模糊的肉碎。乳頭?還有嗎?好象早就讓我揪下捏碎不知扔到那 去了。而最可怖的也是每當事后想起最讓我興奮的還是貞娘的那個肚子。
因?我從開始就玩兒了命的開射,而且大雞巴還一直插在貞娘的陰道 ,象個塞子似的堵住了精液流出的途徑,所以從我開操,貞娘的小肚子就開始象懷孕了似的鼓開了。
從人身體的結構來講,小穴可不象菊花。屁眼兒灌腸灌多了或是用水泵打牛奶打多了大腸倒還能吸收上一部分,至不濟被玩殘了也還可以讓它們逆流而上的過腸胃從嘴噴出來(好髒)。而?了照顧某些顧客的特殊欲望需要,比如解刨,虐殺,分尸等黑暗面的欲望,每一個人體模板從結構上都是和人體一模一樣的。(這一建議是帝國公安總部提出的。因?如果那些潛在的犯罪分子有適當的途徑去發洩他們的不滿與犯罪欲望的話,將會大大減少惡性刑事案件的發生率。帝國早期曾經舉辦過一些全帝國直播的殺人大賽和血腥的生存格斗節目,效果很好。)也因此,當貞娘的小肚子越變越大,甚至逐漸的,肚子上的皮膚已經開始發出劈啪的,肚皮崩緊至即將斷裂的聲音時候。我那象高壓噴槍一樣射進貞娘肚子的精液依然無處可去。只能把肚皮越撐越大。而且這時候的我對于這一切也根本就毫無所覺,甚至就算看到了也不會感到有什?不對。做了這?久的基礎模板,什?《惡魔護身符》成人版,人肉玩具限量版,食人山莊珍藏版,我都不知道帶著人玩過多少遍了。相信即使是這個世界上最邪惡的變態也不會比一個普通的模板更加變態。所以我只知道操!不斷的操!使勁兒的操!玩兒了命的操!射精!射精!再射精!!!
直到,啪的一聲脆響,貞娘的肚子就像是充爆了的水球一樣,爆開了。乳白的腥臭精液,暗紅的血水以及一灘人肉下水整整流了一地。而我還是在不斷的射精,操逼。
按照主系統的判斷,人類是不可能達到每秒一百五十次以上的抽插頻率的。即使借助藥物,修煉,或者本身是超能力者也不行。因?人類的能力很多都帶不到電腦世界 來,反而是電腦世界 的很多規則會限制住人類本身的能力。除非他進來的時候對自己進行了黑客型的電子改造。所以主系統從我的行?一超出她的資料的時候起,就直接就把我歸類到了類人型特殊調教工具那一項 。而又因?我腰部高速撞擊貞娘屁股所?生的沖擊力太大,甚至已經超過了死命的毆打所能?生的力道。系統就又把游戲因素的特殊調節功能調到了超虐殺劇情這一擋上。總體系統因此沒有因?我的瞎搞亂搞而崩潰。
至于貞娘那部分,主系統躲過了所有的不合理,將部分系統的崩潰直接判斷?貞娘因不堪被我如此蹂躪,而已經被我直接玩死了。
但是即使這樣,系統異常的資訊也還是迅速的發出去了。
現在的系統正在做什??她正在?了查找事故隱患而進行全面的系統檢測。那外面的工作人員又在干什??他們全都正在?了自己的飯碗而玩了命的尋找讓他們挨訓的源頭。所以,當系統警報一發出,分公司整個的歡呼了起來。
“找到了!在B13區!好家伙!三百七十下每秒,他以?他是性愛超人嗎?高速機關炮也沒這?個快法啊。”
組長驚歎了一聲就打開了早就已經嚴陣以待的所有手段,和組員們配合著,一起小心的,一點一點的向前推進著形成包圍圈。而我,則依然還在繼續著我那徒勞的努力,混不知危機已經向著我接近了。
“射精!射精!讓我射啊!!!!嗚嗚嗚嗚嗚嗚......”

===================================
              第一章 覺醒
               (1)
  我的名字叫亞梵堤.拉德爾,是一個煉金術士。
  嗯,好像不對。
  其實我應該是叫修依.克 斯托,職業是魔法騎士。
  嗯?啊,也不是,修依是我上一次用的名字,事實上,現在我的名字是弗利
茲,我是一個龍使。
  而下一次我叫什幺,其實我也不知道。